蒋勋:爱是人生最大的介入
来源:微信公众号 - 时代华语图书(ID:MediatimeBooks) 发布时间:2020-05-29

蒋勋在《生活十讲》里说,关于爱的本质,可以确定的是:人是为了幸福而活的。人永远需要爱,需要付出爱,也需要得到爱。


爱是人类最大的课题,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哲学、所有的文学艺术,百分之九十的主题,都在谈论爱的问题。


把爱当成一种习惯,去亲近它,去了解它,我们才能成为更好的人。



01


千万不要让婚姻变成恋爱的句点


爱情的选择常常是两难的,爱谁多爱谁少,那个比重很轻微,我的意思是,不可能有全部爱或全部不爱这么绝对的事。


如果不是两难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如果我全部爱这个人或全部不爱这个人,结局很简单,大家都知道应该怎么做,又何必要吵架?


所以,爱情的形式是让自己每一天都在面临挑战,当然很艰难,但同时我也要提醒,千万不要认为婚姻那一张纸就有用。

 


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婚姻可不可能继续保有爱的持续性?因为我看到一些朋友本来很爱读书、很上进、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结了婚之后却开始发胖……


婚姻好像让两个人开始自我放弃了。


当你开始每天睡觉十二个小时,不上进、不读书,然后发胖、不在意自己的衣着时,你就是不爱对方了。因为你已经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吸引对方,不怕对方觉得你是不好的。


如果因为跟一个人结婚而变得庸俗,或是对方变得庸俗,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千万不要让婚姻变成恋爱的句点,它应该是可以延续的。





02


爱人不是狗


真正的爱是智慧。


一张法律见证、双方盖了章的婚约是一种限制,两个人一起发誓说海枯石烂也是一种限制,但是这两种限制都不是真正的限制,因为在现实中,有人背叛了婚约,有人背叛了誓言。


真正能限制爱情的方法,就是彻底拿掉限制,让对方海阔天空,而你,相信自己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吸引力量,你的爱,你的才华,你的宽容,都是让对方离不开的原因,甚至你故意让他出去,他都不想跑,这真的需要智慧。


我常常觉得,爱应该给对方海阔天空的自由,然后让他愿意回来、喜欢回来。


你要把爱人当作鸽子,每天放他出去飞,等着他回来,绝对不是当作狗,在脖子上加项圈、加绳子,时时刻刻拉在手上,怕他跑掉。




而爱情的本体是自己,自己永远不应该放弃自己,你要相信自己是美的、是智慧的、是上进的、是有道德的、是有包容力的。如此一来,别人会离开你吗?


不会的,赶都赶不走的。



03


爱情并不是你的唯一


在现实中,哀伤很难忍得住,嫉妒很难平复下来,怒气很难克制,可是当你回到大自然,回到更大的空间里,你会觉得爱情真的不是生命的唯一。


在爱情最大的哀愁中,你还是要忍着眼泪坐公交车去上课、上班,你还是要工作,还是要面对生活中除了爱情之外,所有繁复的事情。


我不敢粗暴地说“你不能哀伤”,因为我知道为爱情哀伤是多么痛苦的事情,我只能说,你必须要度过这个哀伤,要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会让自己领悟:爱情不是生命的唯一,你要挟带着这个哀伤继续生活,并且更重要的,继续爱人。




一直停留在哀伤的时刻,是没有意义的事,当你能够度过这个哀伤,并从哀伤中领悟到一些事情,哀伤才有意义。


当然,很多人在哀伤的当下,会觉得我忍不住、我过不去。


我要说的是,哀伤很难过,但一定会过、一定能过的。当你度过了之后,心境就会不同,再回过头看自己花很长时间度过的那个关卡时,就会觉得其实是钻在牛角尖里,只要能够跳出来,就没事了。


我也会建议,每个人生命里爱的支点要多一点。支点就是你所倚靠、你的爱赖以支撑的对象。对我而言,生命的支点有我的父亲母亲、兄弟姊妹、我的朋友、我的爱人,甚至路边擦肩而过的路人。


就像一座高大的建筑物,地基要有很多支点支撑才能平衡、才会稳定。





04


不要只爱一个人


我们常听到:“我在这个世界上只爱你一个人。”


这是一句美丽的话,也是一句可怕的话。我现在很怕听到这句话,我想到的是:多么可怕!


我要负担这么大的责任,他好像二十四小时要盯着我,我不能再有其他生活了。


我宁愿爱是可以平均分摊的,爱我的人,他同时也有亲情的爱、友情的爱、同事的爱,以及在生活当中还有其他能吸引他的爱的事物。


我会很感谢这些人、这些事帮我分摊了他的爱,没有全部压在我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来。


同样的,我的爱也有很多的支点,不会只放在一个人身上,而这些分摊的爱,并不会减损爱情的纯度,反而是一种增加。




用这样一个角度去看待爱情,我想,就可以避免一厢情愿的偏执,要求爱就只能是一个人,就是那个人。


但这样的领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学习,大概要经历很多次“我一定过不了”的难关之后,才会开始明白,爱应该是要放大、扩大,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


不要用爱将一个人捆绑起来,要相信,只有放松下来的爱,才会让人觉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