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无罪之证》等作品代表中国悬疑推理即将赶超日美?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09

被美日包围的中国推理,如何才能弯道超车?

8月初,国产经典推理小说《心理罪》的大电影在各大院线上映,电影的反响和口碑均不错,奈何生不逢时的碰到了票房黑马《战狼II》,所以票房并不突出。

作为近年来在国内比较火热的推理类影视作品,《心理罪》算是优秀的,但是在国内依然没能取得好的成绩,除了天时不顺之外,也许更多的是推理类的作品在国内缺少人和。

timg (1).jpg

《心理罪》

而近期,两部神剧——《白夜追凶》《无罪之证》在网上在掀悬疑推理、犯罪剧的高潮,这两部作品可谓赚足了口碑,可谓从剧本到演员都是一流的,两部作品分别在豆瓣评分高达9.0和8.7,可见中国观众对其喜爱程度!

3e690001f9fcb3996ba9.jpg

《无罪之证》

timg (2).jpg

《白夜追凶》

回溯推理小说的发展之路

从十八世纪中后期工业革命开始以来,城市化进程加快,人口聚集增大,警察这一职业开始出现。随着警察的越来越多,一部分警察开始脱下警服,去做了更赚钱的私家侦探,这一现象,为日后推理小说的出现埋下了一颗种子。

到了19世纪中期,美国诗人爱伦·坡写下了《莫格街谋杀案》,警察侦探的形象正是进入人们的视野,标志着推理小说的正式诞生。

在爱伦·坡之后,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横空出世,奠定了其在推理小说界的地位,后世几百年来,所有推理小说读者的入门读物必有《福尔摩斯探案集》。爱伦·坡和柯南·道尔所代表的古典启蒙派对后世几乎所有推理小说的诞生和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3e6b0001d41339fe9c64.jpg

《福尔摩斯探案集》

推理小说的派系诞生

后古典启蒙派时代,更加注重推理逻辑的本格派继承了推理小说的正统地位,我们后世所熟知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便是本格派的典型代表。随后本格派推理小说在欧美和日本地区有了长足的发展,并结合各自的社会环境产生了不同的派系。

在欧美文化市场上,个人英雄主义的社会文化大行其道,所以推理小说也变化出更加适合欧美市场的硬汉派推理小说,以文泽尔,迈克尔•康奈利为代表的硬汉派推理小说,作者会花非常大的力气刻画侦探或者警察的个人形象,故事的结局常常是主角单打独斗,一人力挽狂澜,而政府机构常常不作为,甚至成为英雄前进路上的阻挠,从模式上像极了现在的好莱坞大片。

在推理小说的另一个重要聚集地日本,推理小说的成长土壤优渥。首先,日本人是忧患意识极强的民族。他们生活的环境四面靠海,地震频发,时时刻刻生活在警惕和谨慎之下。生存土地稀少,压抑的生活环境,造成了这个民族谨慎,严密,主动的民族性格。所以大多数的日本读者都是推理小说的拥趸。而英雄主义并不是东方文化圈的主流思想,所以在日本这一推理小说的沃土上,滋养出了可以和硬汉派,本格派分庭抗礼的社会派。近年来大火的东野圭吾,便是属于这一派系,像他的作品《白夜行》便是属于社会派的经典作品。

timg (3).jpg

《白夜行》

中国推理的桎梏

说了西方和日本,说回到中国的推理小说。中国的推理小说发展不如西方和日本,原因是多方面的,这里面有时运不济的原因,也有中国的社会大环境和现有的推理小说水土不符的原因。

首先,中国没有赶上推理小说发展的黄金时期。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是推理小说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国经历了闭关锁国,鸦片战争和长期的社会动荡。其次是社会层面,中国的社会当时处于封建社会,半封建半殖民社会的飘摇期,根本不具备推理小说的生长土壤,所以即使当时推理小说进入中国,能否成功的孕育成长亦未可知。

再次是文化层面上,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一直讲求的就是“意境”,在古诗中,作者常常会以“三”“众”表示多,数字往往只是个虚指,例如大诗人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这个“三千尺”明显就是个虚指,中国的读者,对于数字的概念并不敏感,对于缜密的逻辑,中国人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也造成了,中国的读者对纯粹的推理小说兴趣寥寥。

最后,在正统的本格派,硬汉派,社会派推理小说领域,欧美和日本走的已经太远了,前人几乎将所有领域、角度、情节都写了一个遍,后人再写也只能说在细节上做些小变动,但是框架不离其宗,再怎么写,还是在原有的基础框架上的扩展。早年间,中国的许多作者,无非是在基本的框架上置入中国的元素,缺乏新意。比如说多年前的热播电视剧,就是以包拯这个中国文化元素作为框架,植入了大量舶来的推理桥段,糅合成适合中国观众喜欢的作品,就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少年包青天》,然而好景不长,之后很难再有轰动的作品出现。

timg (4).jpg《少年包青天》

另辟蹊径,才能弯道超车

前人的路基本已经被堵死,想要本土的推理市场有所发展,必然需要另辟蹊径,才能实现快速成长。

近年大火的东野圭吾,在早期也写过很多本格类的作品,可惜在国内并不受欢迎,最后也是转到社会派后,才成功封神。

所以中国的推理小说在短期内的道路应该也是置入中国元素,反应社会问题的社会派作品为主。比如近些年的《心理罪》、《法医秦明》都是这样类型的作品,他们以中国的社会背景元素作为基本支撑,配合现代的科学元素,在国内市场上获得了普遍的赞誉。文章开头所讲的《心理罪》电影,如果没有《战狼II》的突袭,也不会惨遭票房滑铁卢。

timg (5).jpg

《法医秦明》

另外,在自己的独创角度上,我们也有一些自己的探索。比如说最近上市的心理推理类小说《独白者》系列,这本小说是以心理推理的硬知识为根基,穿引着故事脉络的发展,单从类型上做区分,其实很难将他置于推理世界用了两个世纪建立的架构之中,无论是本格推理,社会派,硬汉派,还是变格派,都不是很适合这本小说的归属,这本小说有完全独属于自己的一种风格。

也许将来有一天,只有这样有着中国自己文化元素,且独属于自己风格的作品,才能突出重围,在欧美日系的包围下,冲出自己的一片天吧,期望那一天早一点到来。

独白者-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