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治”将如何重塑全球秩序?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25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的辉煌成就对全球秩序产生了广泛和系统影响,中国方案也让世界更多倾听到东方的声音,中国已成为唯一一个能够挑战西方领导秩序的国家。后西方时代真正到来。

本世纪中叶的中国将会怎样惊艳世界?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研究员、圣保罗热图力奥•瓦加斯基金会(FGV)的国际关系专家奥利弗•施廷克尔(Oliver Stuenkel)在他的《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新书中做了诸多论述和判断。

432f000051765cf6a844.jpg

奥利弗•施廷克尔(Oliver Stuenkel)

奥利弗•施廷克尔认为,中国的崛起,使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受到挑战,全球力量平衡正在发生转变。而世界多极化走到今天,新势力全面崛起,其中的核心是中国复兴。中国也已成为唯一一个能够挑战西方领导秩序的国家,中国之治的巨大成功,标志着后西方时代真正到来。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之治终结了西方时代。

突破“西方中心主义”狭隘视野

西方中心论视角自十九世纪出现,一直延续至今,它不仅仅局限于西方思想家中间,在后殖民主义或反西方的作家身上也同样有所体现,他们往往过分高估西方在全球历史中的重要性,促成了执着于西方的人生观气候。西方中心主义在当今的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很多地区都普遍存在,欧洲历史在这些地区远比其他全球南方国家的历史更重要。正是因为这种全球格局才导致今天非常特别的状态,全球南方的国家互相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了解——即使互相有所了解,它们所掌握的知识也是来自西方:巴西人和南非人想要了解中国会买基辛格的《论中国》(On China),急切想要了解印度的非洲人会读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的《不顾众神》(In Spite of the Gods)等书籍。这些书难免都会包含西方中心论的观点,依据美国或欧洲的利益做分析,刻意将发展中国家的努力复杂化,表达自身对于中国的崛起等全球最紧迫问题的态度。

对此,奥利弗认为:“随着权力分布愈发平均,世界将面临强化合作、史无前例地吸纳更多声音的机会,尽管管理这样一个体系会复杂很多。另外还有一个好处经常被忽视:后西方世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上的赶超——将更加繁荣,相比此前任何秩序下,全球范围的贫穷状况都将大幅改善。最急需的是更广范围的论争,为不同的观点提供空间,或许会对一些广泛接受的概念产生冲击。与此同时,我们必须避免单方面看待西方和非西方的贡献,理解为何不同历史和文化背景下的观点会有更广的联系。”《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一书就是基于这样的考量写就的。

432f00005cfad55acfe5.jpg

全球力量平衡正在发生转变,后西方时代来临

世界多极化走到今天,新势力已全面崛起,其中的核心是中国复兴。用奥利弗的话就是“多极化进程中最核心的要素还是中国的崛起”。 奥利弗认为,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的辉煌成就对全球秩序产生了广泛和系统影响,中国方案也让世界更多倾听到东方的声音,中国已成为唯一一个能够挑战西方领导秩序的国家。后西方时代真正到来。

当我们展望未来的时候,一个问题隐约浮现:中国会接过引领全球的角色吗?奥利弗引用哈佛大学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C. Kirby)的话做出了回答:“当然会。中国已经在引领全球。中国在世界历史上有着最为悠久的连续文明。中国的道德和政治模式界定了文明的意义。在两百多年前,清帝国掌控了地球上最强大、最丰富和最精致的文明。它有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也是自由度最高的经济中的一种。……中国在帝国主义时代中得以幸存——胜过了世界大部分地区。中国目前的‘崛起’,它的经济增长常常被描述,不仅仅是过去35年努力的结果。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累积的成就。”

40410001e7285fda190e.jpg

中国引领国际新秩序

在《中国之治终结西方时代》一书中,奥利弗指出,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抛开狭隘的西方中心主义,将西方“民主法治”作为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临时畸变,将东方崛起视为回归常态,规避简单化的极端,面对现有秩序或者建立“平行秩序”,补充了今天的国际机构,增加了新兴国家的自主性。

中国成就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国内生产总值从五十四万亿元增长到八十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百分之三十。蹄疾步稳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坚决破除各方面体制机制弊端。实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立丝路基金,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亚信峰会。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中国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进一步提高,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新的重大贡献。奥利弗对中国一些列倡议和举措给予了客观的、中肯的评价。

403f00045a158aaa4947.jpg

世界期盼中国之治

当前,国内外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局部冲突和动荡频发、全球性问题加剧……使命呼唤担当,使命引领未来,中国政府和人民迎难而上,开拓进取,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奥利弗•施廷克尔认为在“逆全球化”暗流涌动的当下,中国之治给世界提供了巨大的稳定性。他说:“中国坚持改革开放这一信号极其重要,这预示未来中国将在全球治理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很多发展中国家,比如巴西,需要一个稳定、开放的国际秩序。因此,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中国的新时代已经打开,世界的新时代也款款而来。中国之治作为当今最为耀眼一颗明珠,它既开启了盛世中国之路,又重塑了全球秩序,正引领着全球治理的新航向。

40410001e762f95701c6.jpg

“绿色中国”在行动

部分由于过去三十年里大量依赖燃煤供能的高速工业化,中国面临着大范围环境破坏带来的公共健康危机。中国的碳排放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其国内的环境状况非常糟糕:全国三分之一的地表水和一半的地下水不适宜人类使用。除了生活成本之外,环境的恶化也使中国公民对政府的认识产生负面影响,此类问题经常会引发公众抗议。中国政府也开始着手应对这些问题,做出必要的改变,现在非化石燃料提供的能源不管在相对量还是在绝对量上都有显著增加。今日中国产出的太阳能比核能还要多。风能、水力发电和太阳能已经占到中国总发电量的近三分之一。此外,中国人民银行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共同启动了“绿色金融行动组”对此加以推广,这项行动目前在中国方兴未艾。

2014年,在与美国达成的里程碑式气候协议中,中国承诺碳排放在2030年达到峰值,而现在中国使用的可再生能源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得多,也包括美国。2015年,中国宣布成立了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定额国家交易市场。中国还是全球风电的领头人,太阳能也仅次于德国位居世界第二,考虑到中国在绿色能源方面的投入启动时间相对较晚,这已经是非常瞩目的成就了。尽管做出这些努力,但是对环境的关切可能还会催使中国采取更具可持续性的发展方式,未来继续保持经济高速发展的可能性降低。

432f00005d77272b3313.jpg

应对人口结构压力

中国面临着巨大的人口结构压力:劳动人口正在减少,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需要十多年才能缓解——不仅仅在于儿童人口少,而且在于严重的性别比例失衡。中国的抚养比率(儿童和退休人口相对劳动人口的比例)必然会上升,从而降低经济增速,同时也增加了照顾老人的费用。从2015年到2025年,十五岁至三十岁的人口数量将减少25%。这种现象同时还有积极的一面,因为可以降低失业率和社会紧张状况。特别是过去的数十年里,工人的生产效率大幅提升,限制了工作岗位的数量。只要政府可以延长退休年龄同时提升平均寿命,那么整体老龄化对经济的影响就能得到有效的控制。最后,农村劳动力仍然超过3亿,有大量劳动力可以迁移至城市,替代退休人口。但是仍然有些许疑虑,中国不利的人口结构将对其未来二十年的经济增长潜力产生负面影响。

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实施,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育龄妇女数量和生育意愿这两个人口生育基数和乘数关键指标,进而影响新增人口数量;二胎生育率及新增人口数量的变化最终会对人口结构产生深远影响。预计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会带来300万—500万新增人口

40410001e7a7e816465f.jpg

中国的创新能力在提升

谈及中国的发展前景时,经常讨论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创新能力。有些人称,中国的政体降低了中国经济的创新性,而创新对于想要着眼高附加值产业并同其他工业化经济体竞争的经济体而言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并没有任何决定性的证据证明中国的创新能力比其他人均GDP相当的国家更低。事实上,中国的创新能力在很多领域都有所发展,包括新能源、消费型电子产品、即时通讯和手游等方面,国内企业和跨国公司都在研发方面有巨大投入。普华永道战略咨询业务部门思略特发布了2016年《全球创新1000强企业研究报告》。该报告选取了上一年财政年度(截至6月30日)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1000家上市公司。其中有130家中国公司上榜,研发总投入达468亿美元。思略特大中华区数字战略业务主管合伙人徐晋说:“创新在中国已成为国家发展战略,中国企业逐年加大对研发的投入。”

40400001f9f1782d5fb1.jpg

40400001f46e73a0175f.jpg